品书网 > 其他小说 > 封神之万兽朝宗 > 第一百章 饮酒三千

封神之万兽朝宗 第一百章 饮酒三千

封神之万兽朝宗由品书网(m.vodtw2.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一个刑司的青年官员面朝百姓们宣读完了诚侯的罪状,原本就情绪高昂的百姓们更加激动,闹市口喊声震天,无不是要求尽快将这个该死的逆臣处死。
    “开刀!”
    在这山呼海啸般的声响中,青年官员开口了,他威严的声音盖住了一切喧闹。
    锋锐而明亮的小刀被仔细地擦拭,这是凌迟酷刑的专用刀具,被那个姓魏的老刽子手牢牢握住。诚侯原本无神的双眼瞪大了,瞳孔中满是恐惧的意味,他被榨干了精力的身体中重新涌出一股力量,全力挣扎着想要离开这死神降临的祭台,可是绑缚极紧的绳子哪里是他一个身无法力还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凡人能挣开的,就算他竭尽全力也不能撼动粗壮的十字架分毫。
    年轻官员话音刚落,老人忽然抬手,对着诚侯的胸口猛地拍了一掌,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诚侯的身子痛苦地想要躬起,可是被牢牢绑住的他根本无法动弹,台下的百姓们发出一声惊呼。
    这一掌拍在犯人的胸口,为的是将犯人全身的血液瞬间集中到胸腹处,这样下刀时才不会流太多的血,否则血流如注,既影响行刑人的观察,也很难保证犯人的生命。
    第一刀落下了,削去的是他左手臂的肉,几粒晶莹的血珍珠从手臂上的伤口渗出,血液中仿佛蕴藏着淡淡的赤金色,那是凤凰血脉带给他诅咒的具象化,这不同于凡俗的血脉带给他荣耀也带给他痛苦,可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血脉将会彻底地离开他的肉体。
    痛苦的嘶吼从诚侯口中发出,很难想象这是那个风流潇洒名动天下的诚侯口中发出的,他俊俏而苍老的眼中满溢着浓浓的痛苦,瞬间眼白就变得通红。
    都说犯人执行死刑时是秋后问斩,就是因为秋日天地之间肃杀一片,又以午时三刻阳气最盛,因此历朝历代都选择在此时行刑。
    而刽子手是国家法律的执行者,他们被统称为秋官。
    魏秋官将那片薄薄的、铜钱大小、鱼鳞形状的血肉捧在手中,虔诚地向帝辛坐着的那一排官员跪倒,这第一片罪臣之血肉是要祭祀给上天的,而帝辛就是上天的化身。
    少师商容从高台上站了起来,对着子受鞠了一躬,子受点点头,于是商容走到老人身前接过了这片血肉,他从怀中那处一个小小的竹筒,竹筒里装着的是祭司一系特制的秘药,他打开竹筒将秘药倾倒在血肉之上,那片血肉瞬间就被一团绿火烧灼干净,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诚侯低低地喘息着,声音粗砺如同受了伤的病虎,他的眼中满是怨毒地看向高台上峨冠博带的子受,猛然间张开嘴时,台下的百姓才发现他口中一片血肉模糊,原来早已被割去了舌头又被修道者以大法力封住血脉,不让他流血过多而死。
    诚侯就算心中有万千恨意也无法发泄出来,只能用蕴含了无尽怨气的眼神看着子受,可是子受哪里会在乎他的眼光,点点头示意魏姓老人继续行刑。
    第一刀敬天……
    第二刀敬地……
    第三刀敬鬼神……
    第四刀……
    第五刀……
    ……
    行刑是早上开始的,可是此时已经过了中午,那老人拿刀的手还是一点都没有颤抖,仍然稳定到可怕地剐去诚侯身上的血肉,他的左臂已经能见到森森的白骨,从伤口中流出的已经不是方才浓郁而鲜红的血液了,那些来不及结痂的伤口中渗出的是仿佛被稀释了许多倍的鲜血,甚至有种苍白的感觉,老人的神情十分专注,仿佛身前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件正在被雕刻的由血肉骨骼堆砌起来的完美器具。
    诚侯已经无力动作了,他的身体挂在木架之上好像是一件衣物,他的灵魂仿佛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肉体,飘荡在头颅上方看着那个苍老的刽子手一刀刀割下自己的血肉。
    台下的百姓们开始时还很是兴奋,可是随着行刑过程的逐渐推进,他们的热血也在寒风中慢慢冷却,随着诚侯的身体越来越麻木,他们也开始有种感同身受般的不寒而栗,似乎能切身体会到诚侯的痛苦,有不忍再看的百姓转身离去,也有慕名而来之人从远处赶来,只为看这个恶人被千刀万剐而死。
    眼看诚侯已经奄奄一息,老人默默地放下刀,从面前烧了许久的小鼎中舀出一碗上好的参汤。参汤的味道缓缓飘散传到台下的百姓鼻中时,原本看着行刑已经有些疲倦的人们都精神一振,人群中重起喧哗,那平时被隐藏地很好的邪恶审美重新振作,他们再次抖擞精神观赏这场人间最凄惨的表演。
    魏秋官冷漠而粗暴地扳开诚侯的嘴,将那一碗滚烫参汤直接灌进诚侯的嘴里,丝毫不顾忌灼热的温度定然会烧伤诚侯的食管。原本感觉灵魂都已经飘离体外的诚侯似乎又回魂了,他的身体颤抖着,他的眼中又有了些神采,只不过这不是对于生命的渴望,而是最深沉的恨意,不仅是恨子受,更是恨那个被人族上下奉为神明的老人,那恨意仿佛要将这个世界都烧毁。
    毕竟是宫廷中收藏多年的神奇药材,极短的时间参汤就发挥出了效用,台下的百姓发出了阵阵惊呼,生命活力重新被注入诚侯的身体,那种怪异的感同身受的感觉也离开了他们,他们又恢复了看客的状态。
    看台上的官员们神情各不相同,子受闭目静心,居然在这时都在抓紧利用一切时间修补经脉,比干神情冷漠,昨夜服食了许多丹药之后身体中的寒意已经被驱散得七七八八,可是他往日清贵的容貌仿佛挂上了一层亘古不化的冰霜。
    少师商容微垂着眼帘,让人看不出他的心中所想。诚侯本是祭司一系最坚定的支持者与拥护者。在整个祭司一系中都威望极高的大神祝都很看好诚侯,事实上诚侯昨夜的那根凤凰翎也证明了他的能力,真论起来,这是与大商开国之君帝汤同样的福气与吉兆,可是大祭司亲自拒绝了诚侯的效忠。
    商容身为弟子从来没有怀疑过老师的选择,可是眼看着诚侯身受极刑,他不但对年轻的商王忌惮更深一层,心情亦是十分复杂。
    经过一夜的休养之后,原本风尘仆仆的雍檀又恢复了往日的姿容,他腰杆笔直地坐着,如同一株枝干扶摇的玉树,不过他此时的眼神则是有些游移,盯着凌迟的开头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转移了目光,重复的动作是无法吸引天性活泼的他的,就在雍檀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台下观众们的神情的时刻,忽然不远处的酒楼上一个妖娆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道身影怎么好像有些熟悉?咦……这不就是那天在“鬼市”中遇到的那个妖娆的女子吗?
    这个女子应该与诚侯有着不浅的关联,可是她来这儿干什么,虎贲禁军中的高手将刑场围绕了里三层外三层,难道就凭她的修为想要劫法场?
    她不会是话本演义看多了吧!
    雍檀想到这里有些着急,虽然与那女子只有一面之缘,可是雍檀并不想这么美艳的一朵花儿在刑场上凋零,如果她真要做傻事,自己还是去提醒一下为好。
    雍檀站起身向陛下请退,反正这场刑罚是可能持续到四五天之久的,他们本也不可能一直在闹市之中干坐着,子受闭着眼点了点头,于是雍檀转身离开,下了看台后,他的身影已经如同一尾游鱼般进入人群中不见了。
    到了酒馆中才发现,那女子容貌虽然憔悴,但是神情还算镇定,随着魏秋官一刀刀割下,远观行刑的她也一杯杯地饮酒入腹。
    她原本是如同芙蓉花般的娇艳,可是今日偏穿了一袭素淡的白色绸衣,不过这白色绸衣非但没减去她的娇媚,反而更添了几分清丽,恍若天上仙子下凡尘。
    雍檀有些奇怪,抬步走到那女子对面,他并没有收敛脚步声,按理说一个化神期之人不可能在有人靠近过来时全无反应,可是直到他坐下,对面的女子才转头看他,那副娇媚的容颜面无表情,却沾满了泪水,泪水花了她的妆容,仿佛雨后残荷,当真我见犹怜。
    雍檀看着她的白色的衣服,想到了些什么,冷声开口:“按大商律,谋逆者当诛九族。”
    那女子依旧面无表情,丝毫不为雍檀的话语所动,若不是闻到她身上那股幽淡的香气,雍檀几乎都要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
    原本是如同幽夜昙花般绚烂明艳的女子,今天为何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山般的气息?
    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你以为,我是他的什么人?”
    她指点着被绑在柱子上的诚侯,嘲讽地开口道。
    雍檀眯了眯眼,眸中寒光乍现,没有开口说话。
    她的声音如窗外还未化去的冰雪:
    “我恨不得扒他的皮,喝他的血。”
    “我今日前来观刑,便是要就着他的血肉饮酒。”
    “听说第一等的凌迟要割三千三百三十七刀,我便要在这酒楼中饮三千三百三十七杯酒。”
    “雍公子,可愿意陪小女子一同饮酒三千杯?”

品书网(m.vodtw2.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封神之万兽朝宗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vodtw2.com